正在阅读:

把大象引入澳大利亚,又一个馊主意?

引进大象也许能够一举解决澳大利亚目前面临的一系列严重的生态问题,但是这个奇思妙想却遭到了其他科学家的嘲讽。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的环境变化生物学教授大卫·鲍曼(David Bowman)最近有一个想法,在他看来,这个办法能够一举解决澳大利亚目前面临的一系列严重的生态问题。该办法就是——把大象引入澳大利亚。

鲍曼可不是说着玩的,他把这个想法写成一篇文章发表在了严肃的学术期刊《自然》上。他在这篇文章中指出,澳大利亚的野火一直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而随着气候变化,野火也越发严重,仅在2011年,澳大利亚就有5%的面积被野火烧过。野火的重要燃料是来自非洲的物种“甘巴草”。虽然叫做“草”,但是它能够长很高,袋鼠和牛都吃不掉它们。所以解决的办法就是,把非洲的大象运过来,让大象把这些甘巴草吃掉。

澳大利亚的野火一直是一个令人头疼的生态问题,仅在去年,澳大利亚就有5%的面积被野火烧过。 (CFP/图)

或者犀牛也行,再不然就是巨蜥。这都是鲍曼想到的动物,不过巨蜥可能会伤人,所以还是说说大象吧。“引进大象的想法也许看起来很荒唐,但是其他可以控制甘巴草的方法要么使用化学物质,要么是用物理方法清理土地,都会破坏动物栖息地。”鲍曼在文章中写道。

他的文章一发表,便引来了世界范围的关注,许多人认为这个想法简直荒唐。澳大利亚环境部长托尼·伯克(Tony Burke)评论说:“我们的文件夹里一直以来都会有疯疯癫癫的想法出现。我想我们或许可以把这个也归入此类了。”

一些同行也对其冷嘲热讽。“假如我们真的走上把大象引进澳大利亚的道路,那我们最好发展一下克隆剑齿虎的技术,以便最终用于控制大象。”西悉尼大学的瑞奇·斯宾塞(Ricky Spencer)教授说。

另有一些学者对此发出诘问,比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环境专家帕特丽夏·华纳(Patricia Warner):“我们是要寄望于大象不会觉得澳大利亚本土的植物也好吃吗?我们如何能命令它们只吃甘巴草?”

“自你的文章发表以来,有这么多人提出质疑,有没有哪一条会让你重新考虑自己的提议?”南方周末记者问鲍曼。他答道:“这个提议是为了让人们产生思考。我们的一些环境问题目前没有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我的主张是真诚的探讨,这种探讨是找到解决方案的关键方法。我不会因为遭到质疑或者看起来愚蠢而感受羞愧,我们现在面对疯长的甘巴草束手无策也是够愚蠢的了。”

人造食物网

澳大利亚曾经有过种类丰富的大型动物,但是大约在五万年前,这个大陆上出现了一场生物大灭绝。绝大多数的大型哺乳动物、爬行动物和鸟类都突然消失了。这次大灭绝出现在人类登陆澳大利亚之后。它发生的原因科学家已经辩论了超过一个世纪,但至今没有结论。

不论生物大灭绝发生的确切原因是什么,那些动物消失之后在食物网上留下的空白被其他动物取代了,比如牛、羊、猪、马、驴、骆驼、鹿。这些新来的动物来自世界各地,有亚洲的水牛,欧洲的鹿,南美的红火蚁,欧洲的红狐狸,等等。以红狐狸为例,它在1843年被带入墨尔本的时候是用于休闲狩猎的,这些狐狸被放出野化,后来扩散到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地区。失控的红狐狸造成澳大利亚许多本土物种种群数量急剧下降。兔子、狐狸和鹿都是人为放出的。兔子恐怕是最著名的入侵者,它们破坏粮食,澳大利亚试尽办法来控制野兔的数量,甚至为此建设了3200千米长的野兔防护栏。还有一些原本用于驯养的动物在被带到澳大利亚逃跑,然后扩散。

一些外来的植物到了澳大利亚之后也发生失控。甘巴草在这里能长到4米高,它们对养分和水的需要足以改变当地的水资源状况,它们产生的野火更为猛烈,会影响到树木的覆盖,将林地变为草地。

现在,澳大利亚人控制甘巴草的主要方法是机械割草和喷洒除草剂,但是对于一些遥远或难以到达的区域,这样做的费用就会相当高昂。

“它正在快速蔓延,改变稀树草原的野火强度,产生一个反馈循环:更多草,更多火……”鲍曼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大型食草动物是被‘设计’来吃掉大量的草的,因此利用它们来控制甘巴草是一个显然的解决方案。”

“大象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鲍曼还说,“第一步是用现有的非本土动物——水牛和驴子——来控制这4米高的草。但是在将来,我们可以考虑非洲动物。这将要求在隔离栏上的投入,以及像GPS箍这样的技术支持,以便我们能够知道它们在哪儿。”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