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013年度文化清单】音乐惟一活着的平台就是现场? 2013内地流行音乐回顾

2014年《我是歌手》第二季,冠名费由1.5亿元涨至2.35亿元。节目红极一时,但没有让人激动的新歌。 (CFP/图)

崔健不上春晚了。很多人出了一口气:“总算是保持住了晚节。” 他们觉得,对主流舞台排斥才是真正的摇滚精神。一起应该被排斥的还有商业。

崔健本人并不排斥商业。2013年,他为一款售价15万左右的国产越野车代言,打破了自己几十年来从不代言的惯例。他还参加了一场由白酒厂冠名赞助的演出,八成观众都拿着赠票入场。在三线城市江苏盐城举办的这场演出,居然来了上万人,是他近年来观众人数最多的一场,甚至超过他在根据地北京的演唱会。

为什么是2013年?崔健的经纪人尤尤也不知道。“从前他坚持不代言,可能是时候没到吧。”“我们不管谁赞助,只要谈妥了就去演。”这一年,她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两次采访时说。

这一年,资本的力量在崔健身上表现得非常突出。除了盐城,他至少还参加了11场演出。从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到他1990年第一次全国巡演的首站郑州,再到天津蓟县这种从未去过的四五线音乐市场,数量远远超过他三十年来任何一次巡演。

像地产一样布局

这11场演出的背后都有一个名字:恒大,身家上千亿的中国地产巨头。

恒大老板许家印投资8.5亿成立的恒大音乐公司,操盘手是宋柯。这位发掘出朴树等知名歌手的音乐人一度改行去做烤鸭店老板,激发了中国音乐界“唱片业已死”的大讨论。恒大又把他请回这个行业,先做总经理后做董事长。从2013年9月19日开始,三个月内恒大音乐在全国做了二十多场音乐节,每场观众数量在一万五到两万人之间,总人数在50万上下。崔健参加了其中的一半。

迷笛、草莓、热波、雪山、张北这些国内老品牌在各地举办的音乐节加起来,数量不如恒大一家所办。“许老板跟我讲过,音乐能不能像地产一样,搞全国布局?”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的宋柯说,“这两者是互相配合的。比如在郑州,演出的场所就是恒大的一个楼盘,当然免费提供。我去演出等于给他们宣传了。”

像恒大一贯的豪奢风格,恒大音乐节也是高举高打。宋柯高调地宣称,音乐节的赞助费已经达到了一亿多元,这是捆绑销售的优势。从前的音乐节因为只在一时一地,很难吸引到大的赞助计划。“要说2013年有什么音乐界的大事,我觉得我们音乐节首先算一块。我们把中国上档次的音乐节数量提高了一倍。2014年办五十场应该没问题。”

房地产资本的力量进入音乐领域,如入无人之境。恒大在全国除拉萨外的每一个省会城市都有地产项目,对音乐节的场租、安保、宣传,都能帮上很大的忙。因为恒大音乐节的数量多和标准化制作,所以从音响、舞美团队的制作费用到歌手出场价,都可以砍下很大一块。一名曾参与恒大音乐节的相关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恒大音乐节给歌手出的价格只有行价的一半。

当然,它的票价也只有普通音乐节的一半,60-80元。这也是许家印定的。

“如果不靠品牌,光靠赞助,音乐节的前景很难说。”前《通俗歌曲》主编、张北音乐节的创始人李宏杰评价,恒大音乐节的风险很大,“万一没有那么多赞助商了呢?”

2013年李宏杰与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合作,又创办了两个更有针对性的音乐节,一个是“看得见的爵士”,一个是音乐演出与亲子、社区活动结合的“爸爸妈妈生活节”。“中国的音乐节该到分类细化的时候了”,他说,中国音乐节的更新换代太慢。“我2009年创办张北音乐节时候请的歌手,现在80%还在音乐节的第一线。你如果多参加几个音乐节就会发现,总是那些人。”

快消冠名,网络发行

“音乐界?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有所深化而已。”虽然还在博客上发布《2013年华语唱片出版总目》,李皖却坦言自己并没听过其中的几张。这一年,这位多次担任过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委会主席的著名乐评人调任《长江日报》编委、文化部主任,忙——专栏基本上都停掉了。他惟一有印象的是新人宋冬野的民谣专辑《安和桥北》。在他看来,这一年的国内原创音乐实在是乏善可陈。

“唱片业早就死掉了,没有推出原创音乐的平台了。也就是一些小公司吧,还在坚持出。”李皖这一年也会看看《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这些红极一时的电视节目,但没有一首让他激动的好歌,不是老面孔,就是年轻的选秀歌手唱老歌。他评价:它们归根结底不是音乐节目,而是娱乐节目。放新歌、推新人,电视台冒不起这个风险。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