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阅读】落脚城市(19)

许多国家一旦意识到工人短缺是长期上无可避免的现象,就会采取第二种选项:把教育和技术程度较低以及来自乡村的人口剔除于迁入移民之外。澳洲与加拿大是首先采取这种措施的国家,推出计分积点的移民制度,只有在语言能力、高等教育、特殊技术或保证投资的存款金额等方面获得高分的人口才得以入境。这种做法确实带来了一群比较中产阶级也比较有文化教养的移民人口,但是却忽略了一项严重问题。劳动力短缺的现象通常集中在低技术性与半技术性领域(例如制造业),并不适合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移民。2009年金融危机处于高峰之际,欧洲与北美出现严重工人短缺的领域包括家政服务、农业、运输、建筑、旅游、餐饮服务业以及一线社会工作。全球电焊工短缺早已达到二十万人,半技术性制造工人的短缺数预计将在2010年达到一千四百万!

不但许多国家都将在未来被迫允许大量低技术性与半技术性移民迁入,而且不久之后就必须互相争取这些移民。人口统计显示全球各种类别的工人人数都迅速减少——东欧与中欧的生育率都已降到人口增长率以下,终将造成劳动人口来源的消失。截至2010年,中国在各领域都已出现了大规模的劳动力短缺。印度不但经济快速成长,生育率也急速下降,所以也不再会是劳动力的可靠来源。中国早已推动计划从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及印度次大陆输入工人,与波斯湾国家和美国展开了工人竞争。比之设法阻止移民潮涌入,北美和欧洲各国恐怕反倒得努力争取移民人口。

作者:[加]道格·桑德斯 译者:陈信宏 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

引进受过大学教育的城市精英填补这些职缺,不论就人力资源还是外交政策而言都是一种浪费,因为这些外来移民在自己国家里就读的大学,通常都受到外国政府的赞助,目的在于提升发展中国家的医学、法律和技术知识。这些补助方案造就的人才如果都到西方城市担任旅馆柜台职员或屋顶工人,就等于是彻底浪费了这些奖学金。

这种情形正发生在加拿大、澳洲以及其他仿效这种计分制的国家(英国于2005年开始实行)。2008年,加拿大国内受过大学教育的外来移民竟有高达百分之六十点一从事着只需有学徒的程度即可胜任的工作——大材小用的比例是加拿大出生的工作人口的一点五倍。为数众多的人在这里无法适得其所,原因是这个经济体需要劳动技能,而不是专业学识。在加拿大的长期贫困移民当中,百分之四十一都拥有大学学历。换句话说,像加拿大这样的国家在过去一个时代以来所引进的都是不符社会需求的工人。

因此,这些国家仍然持续有大批乡村人口经由合法管道入境定居,并且聚居形成落脚城市飞地,这样的现象虽代表了社会政策的挫败,却具有缓解经济需求的效果。实际上,技术性移民通常是发展中国家里出身乡村的城市人,而且只要这么一个人取得移民资格,就会从家乡的村庄或是该国的落脚城市把配偶与亲戚等一整群人际网络一起带过去。计分制度极为严格的加拿大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根据官方统计,每年二十五万的外来移民有百分之五十七都是经济类移民——主要是高度技术性的工人与愿意投资数十万美元的商业投资移民。但在2005年,这个类别的移民共有十三万三千七百四十六人,其中却只有五万五千一百七十九人是主要申请人——也就是真正具有技能或财产的人。其余的七万八千五百六十七人都是主要申请人的子女、配偶、父母或其他人口,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都不会说移入国的语言,而且直接来自乡村。此外,每年另外还有六万两千两百四十六名移民——比按照计分制度入境的移民还多——是家庭类移民,也就是既有的外来移民从本国接过来团聚的父母、配偶及其他亲人。根据观察,这些人口当中有极高比例都来自乡下。(另外还有三万九千八百三十二名移民是难民或其他人道救援对象,这些人口也通常都来自乡下。)因此,加拿大的外来移民其实只有百分之二十三经过计分制度的筛选,其他移民人口都比较属于落脚城市的成员。

在其他国家,这种藉由依亲入境的乡村移民比例更高。在美国,百分之三十九的外来移民都是家庭移民(也就是家庭团聚类的移民),这个比例在英国是百分之四十九,在法国更高达百分之八十三。不过,这些移民也正切合这些国家的实际就业需求。加拿大政府出乎意料地发现,这些计分移民的亲人虽然没有受过教育,在经济生活方面的表现却胜过计分移民本身。高技术性的主要移民与低技术性的依亲移民比较起来,前者落入低收入贫穷状态的比例较后者高出了百分之十八。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