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徐冰:普天同文

徐冰打开《地书》,在扉页画上一幅代表自己的眼镜,并写下2012作为签名:这是一本没有一个传统文字的书,所以签名也要保持一致。

《地书》用图标讲述了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有人将其翻译成现代汉语,有一万五千多字的中文字符。多年前徐冰在机场候机楼对图标发生了兴趣——他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标识里看到了新的可能,那就是创造一种人类共通的读本:“《天书》表达了我对现存文字的遗憾,而这本《地书》,则表达了我一直在寻找的‘普天同文’的理想。我知道这个理想有点太大了,但意义在于试着去做。”漫长的收集整理工作到现在依然没有停止,而且会一直持续下去。

上海外滩三号沪申画廊,徐冰个展《地书:从点到点》就是一个由符号和标识构成的独特世界。艺术家的工作室被搬到了展览现场,墙上贴满了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各种标识,书桌和地上散落着剪过的报纸,打开的电脑屏幕上也是各种图标,《地书》中的人物故事制作的影像投射在面向外滩的墙上。画廊一角,《地书》的衍生物品构建起了时尚精品店,桌椅、餐具、雨伞和服装一律是标志性的白底加黑色勾边。

画廊入口处用刚出版的《地书》堆起了一座向上盘旋的巴别塔,寓意不言自明。徐冰说:知识和学养越高的人,阅读《地书》就越不如孩子来得轻松。复旦大学一位教授津津有味地通读了《地书》,却死活猜不出其中一个图标的含义。她问正在读中学的女儿,不料想女儿轻松地回答:小便池。

留下脚印,证明你来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